杂七杂八。

秋季之歌

滴滴点点全部都是你

北纬44度

日常瞎几把画

一波成功的套路与反套路_(:зゝ∠)_

太阳系种植指南-1

    不知过了多少个年头,我醒了,头趴在一排排控制器面板和仪表上。

    我抬起头,酸痛从颈椎和肩部传来,和一阵从脑干席卷到全身的晕眩。

    腰部的人造神经向我的信息处理器传来一阵代表饥饿的信号,从待机状态恢复意识之后,我很虚弱。

    我只能扶着离手边最近的控制起落架的把手,渐渐适应。

    无需担心这个把手会被虚弱的自己误碰,从前他在的时候,需要我们两个人一起用力才能放下这该死的把手,把起落架打开,安稳着陆。

    这种踏实的工作,对于只会耍些智械的小聪明的我,一个人总是干不来。

    透过出乎意料干净的玻璃舷窗,我眯起眼睛,是一道刺眼的金黄色弧线,从蔚蓝色的地表升起,照射在驾驶舱内。

    起落架把手的影子逐渐拉长,随着太阳挣脱出地曲面的过程,又快速地缩回实体旁边。此时舱内已然一片光明,不知已经巡回于启望号周身多少次的太阳辐射在新一个月球日再次降临,透过强烈的日光,我眯着眼睛,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锈蚀的操作表盘,不过可以使用,悬浮在舱门外的水团,阳光照下去像极了金色的琥珀。看来驾驶舱外的重力模拟装置出了故障。

    由于驾驶舱内外的温差而凝结在舱门表面的水滴正缓缓地成汩留下,说明驾驶舱内部的重力模拟装置还完好无损,副驾驶右侧的小门里有几捆和应急设施放在一起的太阳能电池板,看来要赶在飞船再一次躲进地球的影子里前修好生活区的重力系统。

    找到了备用的修理工具,硬盘中关于启望号重力系统故障检测的程序还占用着脑中表层的存储空间,随时可以调用。

    我试着去调用含有信号发射器,月球园丁关键词的运行程序

    我知道这短短的几秒,若是失败了意味着什么。

    我打开舱门,抓着栏杆艰难前进,胯骨关节有些生锈了,发出一些不妙的声音。

    我成功在两个电力储存箱中挑选出放置核能电池的那个。

    我迅速爬到飞船底层,在控制发动机的房间里找到了信号发射器,我成功了。

    我去看船尾的冷冻舱,隔着一层厚厚的金属保存仓,液氨通过高压管道,在舱内和冷却装置之间有条不紊地循环着。

    一架半自主的人工智能正在整理关于他的数据。

    舱内的生命体,在冷冻状态下一切正常。

    走出船尾,来自前方的阳光正盛,穿过一面面半开的舱门,我的主神经中枢控制着这副男性机体,行走,沐浴在温暖中。

    我此时几乎忘掉了所有疲惫,宛若新生。

—————————。。。———————————



“欢迎来到hh大学—不是机械技术学院也不是无线电通信学院—是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

首先我谨代表驻hh大学工学委员会支部主任祝每一位愿意加入工委的学子天天有钱!”


在新生欢迎大会的开幕式过后,刚刚进行演出的自动舞台旁边站了好几群学生,他们一起转动手边的转轮,舞台不断升高,直到演讲台的高度刚刚超过坐在二楼的新生。


石银子瞄了一眼旁边硬生生把吃进去的小薯条吓得掉出嘴来的男孩,憋住没笑。


舞台突然变亮,五道聚光灯齐刷刷打向梯子下一个矮胖的男人,他漫不经心地走上一个个通往舞台的台阶,这漫长的一分钟好似在让全院的学生欣赏他爬楼梯的英姿。


终于他走到了话筒前,清了清嗓子,一阵麦克风的嘶响回荡在偌大的学院礼堂中




“欢迎来到hh大学—不是机械技术学院也不是无线电通信学院—是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

首先我谨代表驻hh大学工学委/员/会支/部主/任祝每一位愿意加入工委的学子天天有钱!”


“众所周知,hh大学被世间公认最好的学科是机械院的打字机科学与技术和无线电院的bb机制造工程专业。

但是最好意外着竞争!

意味着无情的淘汰和马太效应式的牺牲!

在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我不能保证你们每一个人都能飞黄腾达,成为世间功利眼光所承认的前沿科技领域的翘楚。

但我能保证每一个努力的人…

都有钱!”



“你们还要什么专业方面的问题想要了解,请咨询温带季风气候区22号楼顶楼就座的卫女士!她是我的助理。

祝你们在今天玩的愉快!

对了,我是属于你们伫立在月海的灯塔!王nk!

我是你们在那片穷凶极恶之地唯一的通行证!”


又是一阵来自麦克风的抽痛,王nk转头,挥了挥手,豪迈地走下舞台,十多名学生攒足了劲儿,再次旋动机关,把舞台缩回了正常高度。


学院礼堂一片喧闹,数百名新生面面相觑,被这位自称为灯塔的男子和他的讲话搞出一头雾水。


银子从挤到了第二层的最前方,扶着栏杆,一动不动地望着主持人,尽力去理解她每一个词语的意思……

隐喻、见仁见智、刻奇、不要人云亦云、理学院…?


“hh大学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第203届新生欢迎晚会到此结束!”

“接下来请学弟学妹们跟随各班级朋辈副驾驶,去里学院报道、填写志愿。”


…?


据说,每一个工科学校,不管有无理学底蕴,都会下设一个理院,作为欺骗生源,强行综合化的坑爹存在。


而作为一个已经深陷名为“四年青春与尘土飞杨建筑工地做伴”泥沼的工科女青年,在听到【理院报道】的一刹那,感觉像是有人往深陷泥沼的她头顶又浇下了一盆水泥。


她双目涣散,神情颓丧,随着人流,前往里学院报到处。


殊不知一个王字旁的区别,差的是一个人生。:)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