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七杂八。

太阳系种植指南-序章


来源于一个突发奇想的脑洞。主人公原型是某个傻子。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写下去,偏硬科幻小说,情感线会走,这是后话,还是看原形君想不想找一个cp哈哈哈哈哈哈(





2016.7.30
“一天都好热啊,不知道这股热浪什么时候会走去东面。
自从高三放假了一直这样在家里躺着,实在无聊。
一直都是…什么也不想去做。

路旁的柳树根本就没有什么遮阳的作用,真希望会发现一种可以遮阳成长期又短又没有飞絮的适合种植在道旁的植物。

不过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凌晨四点把刘慈欣的球状闪电看完了,今天出去买汽水回来时开门,偶然听见隔壁老王说可以查录取结果了
于是经过两个小时焦灼的等待,查到了自己的录取结果。
终于可以去那座城市了。
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2016.9.1
“和几位去上海的朋友们约好了要考研,这个假期最后聚了一餐。
从上个月知道自己将要成为测绘工程的学生开始就很懵逼。
说实话,心中对于测绘这个弥漫着工地尘土味道的词语有着一种不可名状的反感。
我只是喜欢那个城市
明天就要坐火车离开家了。”

石银子合上了日记,把书桌上一切曾经陪伴她熬过高三的器件一一地塞进收纳柜里。像是和过去的日子道别,其实是防止她那个调皮的弟弟弄丢她夹藏在书籍中脱水的植物组织
几乎花了她一个假期,走遍ak这座小城和周边的县城村落,把夏季目力所及的植物花果一一采撷而来,用玻璃尺压实或是用小刀切片,涂上30%的酒精消毒做成简易标本,为了避免这些宝贝被她古怪的家长一窝端,她把这些标本分区,夹藏在一些看起来昂贵并且无论如何也不会被卖掉同样不会让人有兴趣拜读的书籍里。

直到她发现,《民主与自由》和《借我一颗子弹》两本书的顺序被颠倒了。

8月15日晚归,她在防盗门外小心翼翼地把刚采到的黄色荷花花瓣藏在笔袋里,开门,对上了坐在客厅里父亲那张僵硬的脸,眼神恨不得把电视钻个洞出来。桌子上陈列着她私藏的所有的化学药品,包括那次高二暑假差点把家炸了的浓硫酸和蔗糖颗粒,故友重逢的激动瞬间代替了惊恐,看来跑出一个城才买到的浓硫酸根本没丢,只是早被她自己遗忘在了某个地方,还剩了很多。
自高二以后,她家做菜都开始只用冰糖了。
一年多了,在女儿的卧室里发现了这些东西,当爹的心情可想而知。

她回忆起两周前窝点被捣的经历,背后一阵冷汗,化学试剂是全没了,看着安然无恙的书本们,她心想,这些作品按理来讲不会被丧心病狂的家长连坐。
可是,半年啊,加上一年前她给一个家族带来的惨痛经历和两周前被亲爹亲妈直捣黄龙的教训,何时演出一场焚书坑儒的大戏真是没有定数。
事情不管有多大的概率,落在她头上只有两种可能:被扔和没被扔。
她顿时再不犯懒,把夹了标本的书从架子上搬到柜子里,套上锁。随意找一些还没被卖掉的练习册有条不紊地安插在原来的书架上。
这是陪伴她出生入死三年的练习册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如此认真地对待。
把行李收拾好,立在房门边。脱光衣服,贪婪地接触软绵绵的被褥,等着起一个大早,向南方出发,沉沉睡去。
是夜,梦见了浓硫酸。


为银子的学院打个call
hh大学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欢迎你的到来!





评论(3)

热度(2)